郑开司的胸肌💪

舟也?
周也。

刚刚看到心仪学校录取通知书

真好看啊

我也想要想要想要

但我现在只是一颗肥宅泡

达成成就

本周没看文

太太的连载看了开头

短篇没看

tag火了精品变少了

我喜欢

他们不会be 他们在我心里

他与他的歌 他与他的刺青

【幻想文学】我认为你可以把手机放下


⚠️前情提要:️郑云龙x我 (提前祝我在十六岁遇见的这个发光的成熟男人生日快乐 我愿他一切安好 一切顺利 去摘星)


1.

“我认为你可以把手机放下了。”

   

 哦?来了。上一次也是一样的话。


2.

五月的时候他要带我去菜市场,我更习惯晚起一些。但他说的话我总是要听的,我没什么出息的。我套着简单的白T恤,他也一样,没有什么款式,清水洗脸就出门了。这时候并不暖和,我们俩紧紧地靠着。我听得见他的心跳。他看见有卖五彩绳的小摊,我才知道,要过端午节了。路上行人来往的许多,也有不少学生,都是想我当年刚开始喜欢他的年纪一样。我们两个与这些行色匆匆的人不同,慢慢且认真的走在人生路上,早已经过了青春年少的日子。他的青春我没有经历过,但在我整个最有活力最有激情的日子里,总有他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的精神支柱。此时他在我眼前。


“我认为你可以把手机放下了。”


我抬头,他向我扬了扬手,一条彩绳绕在他的左手腕上。


“好看么?”


人体构造美学的玄妙之处就在这里了,他的手腕纤细且洁白。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显得很不搭,更不必提他色卡一般渐变的肤色到无所谓,他怎样都是美的。他出来时穿的太瘦了些,彩绳增加了他的色彩。好像也拉着他,莫要让他乘风化作仙子,那一根绳子一头牵着他,另一头在我手中转账,他只能是我的天使。好自私且贪婪的人。我摁灭了手机屏,即使手机屏幕也是他,但活灵活现的人不是更好吗?那时将将7:00a.m.


“好看。”我总是简明而冷漠的回答,字数过多总会在不适宜的时候暴露自己满溢的情感。


他熟练地夹走我放在外套左兜里的零钱。拉着我走了。我觉察他去用小指牵着我的小指,又将什么绕在我手上。我低头一看,笑了。


“我以为你只买了一条。”

“ 忘不了你的。”


3.

“我黑暗中的光明!痛苦中的快乐!前途的北斗星!命运的主宰!我求天保佑你,称心如意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—《堂吉诃德》


4.

我们已经有一月未见了,他又进入了一年之中最忙的光景,我的工作也并不轻松。我们总是这样,在一起是过去两个人的生活。不在一起时,各自奔赴各自的前程。我曾经和他说过,他的梦想会使我拥有冲破荆棘的勇气,是我去追逐自己的梦想,而我的梦想也会是他的梦想的物质基础。于是我们基本不去掺合彼此的工作,他的一切我都是外行,除了他本人。他亦应如是。


他这次回来,半个月。我约她在我下班后,来这里见我。我们总是很有仪式感的度过每一次的相遇。他早上到家,该是休息好了。但我总没有想到,他自己买了这条短裤。白色的,和十年前的差不了太多,从他进入我的视线范围内起,我就瞧见一个鬼魅向我走来,他带过来一阵风,带着南方的海水被阳光晒得火热的热带味道,有带着属于温带到暴雨打翠了落叶阔叶乔木的雨腥味道。


“我认为你可以把手机放下了。”


他不喜欢玩手机,认为这是当代人对于生命的浪费与不敬。他也总劝我,莫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但幼时的习惯,难以更改,他总是耐心的用这样一句话,使我乖巧地收起手机父母的话竟不如他的有权威。


他坐下来的时候,短裤向上移动了些,露出大块肌肤。虽然我时常见到,但这样略带陌生的熟悉感,使我更加兴奋。他坐在我面前。


“这是海口的沙滩,这是长沙的雨,这是长白山上的积雪,这是内蒙的沙漠。我说咱俩以后一起去的,想给你尝尝味道……你的手规矩一点,天还没有黑,离家还远。”


我左手撑着头,右手摸着他的膝盖,再向上。我喜欢冰凉的却有血液奔腾于其下的肌肤,鲜活的生命,吸引我靠近。


“角儿,今天你生日。回家唱一出给爷听听。”

“小妹妹莫要说笑。想听什么。”

“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唱的那一首。”

“哪一首? ”


就是,地狱或天堂,没有人能将我阻挡。

夜深了,角儿也睡熟了,此刻我能拿起手机,写下这样一段话。


“夜里看手机,伤眼睛。”

今天我摘到我的星星了吗

我想给他买一枚胸针。

允许他用搏击的心跳来感受我汹涌蓬勃的爱情。

@我爱的大眼仔

咕咕咕

天知道小姑娘加我文号结果发现我文号短篇追星理论 啥文都不写了 然后今天问我在哪里可以看我的文 哈哈哈被我骗了的感觉 我好心疼她 同时问自己 我什么时候才能够把我的《喜末》写完 (下)的提纲写完半年了朋友 姑娘打开我的lof发现我仍然追星哈哈哈哈

最玄妙的莫过于 我开始搞声以后

惊奇的发现首页太太竟然也在搞声

是什么让我回到lof

是声入人心